陳莉英 秦穎
  “我兒子屬於自衛,沒有傷害你兒子的意思。”
  “你兒子存心就是要打我兒子才導致我兒子聾了。”
  江蘇省洪澤縣檢察院控申大廳里一片沸騰。雙方你一言我一語,眼看雙方戰火越燒越旺。
  就在雙方快要打起來的時候,老管來了。他用眼神掃視了雙方,坐回了他的位置,控申大廳瞬時安靜了下來,雙方都用熱切的眼神看著他。
  “我兒子不會判刑吧?”一個家長急切地問道。老管抬抬手讓雙方家長都坐下。一番談話之後,才瞭解事情其實很簡單。一方開車朝車外吐了口痰,正巧吐到了開摩托車的另一方。雙方開始爭執糾纏中,一個的左耳被打成穿孔,另一個手腳也不同程度受傷。
  找到了案件的癥結所在,老管發話了:“你們看看,為這點事情,現在一個抓傷,一個聾了,何必呢?大家火氣都降降。你們看我想的這個方法行不行得通?耳膜穿孔註意一點會長好的,但動手打人重了一些,補償些醫療費用你們看行不行。”
  “好的,好的,我們賠償。”這一家連連點頭。“不可能這麼便宜他的。”另一家不依不饒。
  “整個案件我也看過了,這個案件屬於情節顯著輕微,雙方都有一定的過錯,現在人家願意賠償,幹嗎非要鬧成這樣呢。”在老管斡旋下,雙方最終簽了諒解協議書。
  工作20多年,老管遇到過形形色色的上訪人,甚至有的人說不上兩句話就對他發起了火。但是他說:“我當兵十幾年,經受了許多的考驗,還怕這點委屈嗎?”
  老管全名管德信。尊稱老管是因為他今年七月就已經退休了。可是,自退休以後他變得比以前更愛管“閑事”了。考慮到控申科人員緊缺,老管就還在那裡坐守著,有人來上訪,他都會認認真真把別人的來訪目的聽清楚後,幫別人出謀劃策。
  “控申接訪工作不僅要靠個人威信和人格魅力,更偏重於依法律、講道理。”一談起控申工作,老管就滔滔不絕。
  “30年前我被判了兩年緩三年,我覺得這個事情不應該這樣的,我當時是借的一筆錢,根本不存在受賄的情況”,說著說著,年近80的張文龍在管德信面前抹起了眼淚。管德信道,“張老,你的難處我瞭解,你說的這個情況我要向領導彙報並查實後才能答覆你,你不要著急,先回去。”
  接下來的日子里,管德信找控申科科長、找分管檢察長,得到他們的允許後,管德信去檔案室調卷宗、到法院調案卷,案卷把他的書桌堆得跟小山一樣,他用一周時間將案卷理清、瞭解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張文龍曾向夏林雲借了3萬元錢,但沒有寫任何借條,此後夏林雲多次問張文龍要這筆錢,可是張並沒有還,之後,他為夏林雲謀得一些工程項目,又多次向夏借款,累計金額達2萬元。
  案件的糾結點在於,這一筆錢是應該認定借款還是贓款,而找到夏林雲證實這個案件才是關鍵點,時隔30多年又到哪兒找呢?老管來到夏林雲的老家,找到夏林雲的親戚得知其已經在南方某個城市做房地產,在與夏林雲取得聯繫後,老管馬不停蹄地與夏林雲見了個面,瞭解了事情的真相,事情的經過與案卷所反映的大致相同。
  來來回回折騰了一個月後,老管與張文龍坐下來面對面講述了案件的始末,並將其中構成受賄罪的成立條件與受賄罪所應負的刑事責任原原本本一字不漏地講述給張文龍聽,同時將夏林雲的筆錄呈現到張文龍面前時,張文龍沉默了。
  “人老了,該退休了,得讓年輕人了,可是現在科里正缺人手,檢察院的事我得‘管’,等年輕人來了,我也就真的可以退下來了,但只要檢察院還需要我,我就要用我的雙手和貼心的服務,讓控申這扇窗口更加明亮。”
  這樣一個質朴而又熱心的老檢察官,真是院有老管,如有一寶啊!  (原標題:院有一寶)
創作者介紹

quuzkrljdypj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